我们医院从去年年底断药后
 

CFP  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赵磊 实习生陈箱宇|上海报道

近日,不少读者向本刊反映,因无利润,治疗甲亢的国产基础用药他巴唑几乎全部停产。

本刊记者在深入采访后,了解到,除了对短缺药物的价格哄抬、炒作外,甲亢患者们依赖的他巴唑短缺现象,集中暴露了目前廉价基本药物在中国的尴尬处境:企业放弃生产,医药公司拒绝销售,医院不愿开药。苦寻治病良药的患者却只能被迫购买更高价的进口药才能满足需求。

国产药断货、进口药紧缺

苏州人孙武(化名)于今年4月在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查出患有甲亢,医生给他开了每盒33元左右的“赛治”。但当返回苏州继续治疗时,他发现当地买不到这种药了。

7月初,孙武加入了一个近1000人组成、名为“甲亢超级群”的QQ群,在这个群里他发现全国各地很多人都在寻求“赛治”。“你如果要,就每盒100元,再加快递15元,”一位有货的网友告诉他。

“赛治”的通用名叫甲巯咪唑片,是由默克公司生产的进口药。“赛治”如此紧俏,其原因在于国内生产的甲亢基础用药他巴唑(甲巯咪唑片)早已逐步停产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近日陆续走访上海地区的数家大型药店,发现国产他巴唑均已经断货两个月以上。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内分泌科一位王姓主任,于7月2日在网上发帖称:“每天都有患者或同事询问甲巯咪唑(他巴唑、赛治)买不到怎么办?”

这位发帖的王主任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“国产甲巯咪唑去年下半年供应出现问题,今年2月份后断档。我们医院从去年年底断药后,只好改用赛治,但在3个月前,‘赛治’也开始断货。”

据业内人士介绍,他巴唑的零售价格是1.8元,每瓶100片,5mg/片。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联系上国内某医药公司销售人员,该人士透露在北京仍有库存,每瓶的价格要28元,“如果购买10瓶以上而且不要发票,可以便宜一点。”

“在我国,至少有几百万甲亢患者。治疗甲亢的主要两种基本药物是他巴唑和丙硫氧嘧啶片,但后者的效果不如他巴唑,且对肝脏有一定的副作用,因此使用范围很小。而目前国产的他巴唑已经断货3个月,只有用进口的‘赛治’。”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、内分泌科主任施秉银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介绍说。

“基本药物”这一概念,由世界卫生组织于1977年提出,指能够满足基本医疗卫生需求,剂型适宜、保证供应、基层能够配备、国民能够公平获得的药品。

在我国基层的医疗机构,一些物美价廉的基本药时常断货。但“类似于他巴唑的停产断货很严重和突出”,施秉银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介绍说:“针对其他疾病的基本药物如果停产,可以有其他替代的药物,但甲亢患者却只能依靠他巴唑或进口的‘赛治’。”

  停产主因是利润低

通过搜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,共查到18家企业生产该种药物(包含原料药和非片剂的企业)。

记者逐一与上述企业取得联系,发现这18家企业中除生产软膏剂的齐鲁制药有限公司声称还在生产销售外,其他各家都已经停产。包括北京、上海、广东等地的多数企业都表示已经停产两三年了。

长期看医院和药店脸色进行生产的制药企业却认为,造成如此局面医院也有责任。

利润低,是该药停产的主要原因之一。在正常情况下,100片一瓶的甲巯咪唑片只要2元左右,可以供一位患者服用一到两个月。

“我们药厂都要看医院和药店的脸色。医生就像推销员似的。因为便宜,所以这种药推荐用量也少,就导致销量不好,自然没人生产了。”一位药厂销售人员解释说,“医院是允许从患者的药价中获取15%利润的,你说卖30块的‘赛治’还是1块8的国产药医院所得利润更大?”

促使厂商停产的另一主要原因是:原料药短缺。原料药指用于生产各类制剂的原料药物,是制剂中的有效成分,原料药只有加工成为药物制剂,才能成为可供临床应用的医药。世贸天阶制药(江苏)有限责任公司销售部人员认为,正是因为原料药价格一直上涨,该企业从今年初开始停产,如果原料药价格下降,可能会继续组织生产。

广东华南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情况也是一样,该企业停产甲巯咪唑已经两年。“有客户问我们要这种药,但因为买不到原料药所以没法生产。”公司一位袁姓经理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。

 

| 首页 | 关于我们 |企业荣誉 |产品展示 |新闻中心 |联系我们 |技术优势 |

ICP备案:粤IP******** 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02-2019 澳门新濠天地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   技术支持:织梦模板